好像又走眼了

小受了一下打击,原来咱看人依然没啥眼光。
好吧咱就是计较,虽然不至于翻脸,但凡心里生了嫌隙,要弥合实在是有点困难。
总之,就这么边小心着边往前走吧。
话说出了这个事儿之后连着两天晚饭吃得不错,也算是赚到。
于是最近好忙。
くまたんち的翻译已经搁置了。
零式的漫画+小说本也才动了一丁点儿。
星期五笔译课要用的PPT还没有做。
11/20截止的比赛用作文还没有写。
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还没有着落。
星期五打算在综合日语课上做发表来着,也完全没准备。
砖头好不容易找了个RO私服也整个没空进去。对了角色倒是已经做好了一个。

……给咱个痛快吧(伸脖子)。

对了话说咱学校这儿各种野生昆虫很多,而且个子相当彪悍。
有天晚上咱一个人呆在寝室里头,一只巨大的甲虫飞进来了。目测直径大概四公分左右。
于是咱站在旁边对着那扇着翅膀嗡嗡嗡嗡打转转的甲虫仔细研究观察了一阵子,发现不能指望它自己飞出去,而且那家伙似乎还特别喜欢攀在咱的蚊帐上头(蚊帐都被拽下来一截啊……)。
于是咱默默移动了一段距离……打开了电风扇。
只见甲虫又转了一会儿,忽然从电风扇上面一头扑进了电风扇里边……
随着啪的一声,甲虫的大部分身体掉在了咱的左边,还有半片翅膀掉在了寝室右边……
而且居然还没死……于是咱默默抓起拖鞋,给了它一个安乐死……

说起来电风扇似乎真的是灭虫利器。
其实去年夏天就有一只目测翼幅宽大约有10公分的飞蛾愣头愣脑地撞进了咱寝室,然后在绕场一周之后慢慢靠近了电风扇,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然后从下边一头撞进了电风扇里头,当场就不动了……
最糟糕的是还卡在了电风扇里边跟着它转,也不掉下来……
那时候咱们寝室也懒,于是它就在里头挂了一个多学期吧大概……后来咱们总算良心发现大扫除的时候把它弄下来,好像已经风干了……干尸飞蛾……
这就是为啥咱会在看到甲虫的时候跑去开电扇……

厦门也冷下了,真不容易。
自从咱来了厦门,每年收到“天冷了要注意加衣服哦~”的短信的时候,多半只能回“……我们还在穿短袖短裤耶……”
厦门的咱都已经换上棉被盖了,姑娘们也各自多穿衣服小心感冒吧……

然后就是,今天下午的选修课咱决定不去上了,留在寝室里做PPT。
……玛利亚保佑今天那娃娃脸但是很啰嗦的老师不要用任何方式点名!合掌!

留言

这事儿谁遇上了都不可能不在乎的……那是真.圣母了。摸摸摸,以后留点心吧orz
乃还是先以学业为重吧,实在赶不上就跟小葵说。朝伸长的脖子一口咬去-皿-+

……嫩要是真有心安慰咱就不要咬咱了啊TAT
其实小葵都已经习惯咱的龟速了估计……而且现在又有阿殿,勤劳之神……
呜……想玩召唤1、2……想重温双星物语……没时间啊泪目……

我要听八卦。

八卦?啥子八卦?
唔嗯……概括地说就是咱进大学三年最好的朋友原来不值得信任……就这么八点档的一个事儿。

拍拍
我大二上学期还和人绝交来着(泣
在身边的会在身边 要走的也会走
一个倒下去千万个扑上来(踹
总之
你不是一个人(甜笑

我在戳老师……
他说很喜欢你的笑XDDDDDDDD

三年…想起瓦那个了,三年难道是友情的保存期限……囧

>抽
……嫩说一群人扑上来的时候咱怎么觉得有点寒呢……
当然比不上嫩“甜笑”的时候让咱来得寒……
老师品味真差……话说今天咱居然撞上他洗澡耶……

>翼
咱这个还不到三年呢,也就一起过了两年吧,三年进行中……
有两年也够认清个人了啦……

我又来戳老师……
他这是在洗澡还是上厕所= =+

才三年嘛……!赚到了……!

>抽
是洗澡啦……嫩这么喜欢的话自己去注册个webkare啊……

>R
是啊,咱也这么觉得~还好投入不多,来得及抽身~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